北洋军阀的家族观念:内举不避亲?任人唯亲是通病也是宿命

2019年7月4日

自古以来,家族关系一直是一个人所有社会关系中最基本最重要的关系。在北洋史上,在一个旧式的北洋军阀集团内部,对于其首领来说,最重要的无疑是部下对其个人的效忠,而亲族关系,无疑是最能够达成这个目标的。在军阀首领方面,传统的家族观念要求其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尽量帮助他的亲族; 在家族成员方面,则是源于其对军阀首领天然的依附性,一则他们本身没有太强的能力,一旦脱离首领就会失去所拥有的一切; 二则源于传统家族的道德观念,这就使家族成员没有任背叛军阀首领的可能。这种对军阀首领的天然的忠诚往往能使家族成员“得到远远超过他们力所能及的重要职务”。

null

而且,军阀集团首领的传统观念越浓厚,其对亲缘关系的重视程度也就越深,曹锟、吴佩孚典型地体现了这种差别。曹锟布贩出身,识字无多传统观念浓厚,为人憨厚老实,人称“曹三傻子”,其对亲缘关系的重视,不仅相对于直系军阀的另一个扛纛人吴佩孚严重得多,就是在整个北洋军阀中,也罕有匹敌者。他让只会敛财的四弟曹锐执掌直隶一省,并赋予他极大的权力,让青楼常客七弟曹瑛,直接带领一支人马,又让一个侄子曹士杰担任他的卫队旅旅长,这三个人所担任的职位,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相对于曹锟大规模、高规格的任用家族成员,读书较多、秀才出身的吴佩孚显然要好得多,他并没有委任他唯一的弟弟吴文孚什么重要的职务。

null

然而,这种对亲缘关系的过分运用,是有明显的双重作用的。首先,在量的方面,对无能的亲族的过多重,这种任人唯亲激怒了军阀集团中其他成员,加剧军阀集团内部的矛盾。曹锐以其对曹锟的巨大影响,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的一味主和,几乎激怒了直系军阀的所有将领,以致有人提出诛杀曹锐的主张。他在直隶的横征暴敛,同样使直隶人不能容忍,曹锟不得不罢免了他。曹瑛则将他的部队带成了著名的“茶壶队”,同样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逃回后方,再次引起直系军阀诸将的不满。但显然曹锟并没有因此而对他的两个兄弟有丝毫的不信任。

null

最终,在质的方面,北洋军阀亲族的无节制的重用,导致这些亲族形成个人既得利益,这种利益甚至与军阀集团的利益直接冲突,而集团利益与首领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又是重合的,这就导致了亲族利益与军阀首领利益的分离,进而威胁到包括首领在内的整个集团的利益。曹锐从民国六年开始,长驻天津,曹锟对其弟的过度信任,使曹锐在直隶无所顾忌为所欲为,不仅把持直隶,以致继任者王承斌成为虚职。在直奉军阀矛盾冲突不可调和的情况下,他为保其私产,不愿与奉系军阀交战,两次赴奉天讲和,甚至做出了准备牺牲吴佩孚,这种威胁到整个直系军阀集团利益的举动,这种情况既是通病也是难以逃脱的宿命。

参考资料:《菜根谭》、《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试析关系在军阀维系中的作用》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