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宝藏》中残破的石鼓,究竟是何方神圣,连梁家辉也感慨万千

2017年12月20日
国宝也可以拍成综艺!
央视爸爸一出手,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国家宝藏》播出后获得9.3分好评,国宝们的前世今生,被重新发现,更被重新演绎,被称为“博物馆版演员的诞生”。
第一集里,故宫就亮出了镇宫之宝,天才少年”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卷,有着“瓷母”之称的各种釉彩大瓶,以及“中华第一古物”石鼓。
2013年1月1日,《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推出“秦石鼓文”,更是称之为“中国九大镇国之宝”。
图片
珍藏在故宫里的石鼓
梁家辉担任国宝石鼓守护人时说,“看一个民族有多伟大,就得看它的文字。很多国家的文字都已经灭亡了,但是汉字的生命力,已经延续了几千年。我们每天都使用文字,不会觉得有多伟大。可是中国方言那么多,如果没有文字,该怎么交流?人在它们面前真的很渺小,但是为了它,人又可以是非常的伟大。”
图片
国宝石鼓守护人梁家辉
岁月失语,惟石能言,被康有为誉为“中华第一古物”,究竟有何神奇?
石鼓,是先秦时期的石头,因为形状上细下粗顶微圆,似鼓,而石鼓文,顾名思义,即刻有籀文的鼓形石。
石鼓文,为四言诗,是我国最古老的石刻文字。因记述秦皇游猎之事,也称“猎碣”,它是一种由大篆向小篆过渡的文字,被称为石鼓文书体。
石鼓文书体,又被称籀文,它对汉字体式进一步的规范,使之布局更加优雅端庄,自然质朴,方正匀称,舒展大方。
有学者指出,石鼓文注重文字结体的立体效果,以及线条的笔意意识,结字上下左右,高低疏密,错落奇逸,曲尽变化,笔力更是气象森严,壮可扛鼎,圆润凝重,开小篆之先河。
图片
在中国书画艺术界,当大家说到石鼓文,就一定会想到吴昌硕,而谈起吴昌硕,也一定会想到石鼓文,这为什么呢?
吴昌硕,是晚清民国时期艺术大家,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集“诗、书、画、印”为一身,融金石书画为一炉,被誉为“石鼓篆书第一人”、“文人画最后的高峰”。
吴昌硕很小的时候就学篆刻,就是用刀刻印,之后练书法,他的书法学的就是石鼓文。
在书画艺术界,石鼓文因方正匀称,笔意凝重,端庄古朴,被历代书法家视为学习篆书的重要范本,有“书家第一法则”的美誉。
图片
吴昌硕-篆书“宝宋室”
他通过常年临习石鼓文,锤炼出晚年炉火纯青的线条,灵活地应用于其书法绘画和篆刻艺术,所谓“一鼓写破诸艺通”,登上了艺术的高峰,终成一代大师。
据吴昌硕在他在84岁时,临去世那年,总结自己毕生致力石鼓书法时说,“猎碣文字,用笔宜恣肆而沉穆,宜圆劲而严峻”。
这就是石鼓造就的艺术魅力,而更重要的,它是我国最古老的石刻文字,根据郭沫若的研究,已经破译了大部分的内容,比如第一件石鼓“吾车”,除了因破损,而难以辨认的文字,翻译过来如下:
吾车既工,吾马既同,吾车既好,吾马既□。君子员猎,员猎员游。鹿,君子之求。□□角弓,弓兹以持。吾殴其特,其来,□□炱炱,即即。鹿□□,其来大恣。吾殴其朴,其来,射其□蜀。
看上去很深奥,其实内容很简单,大意就是,我备好了车马去打猎,想打一些鹿。我拿着牛角做的弓,驱赶野兽飞奔进入圈套。在我的驱赶下,野鹿跑得很慌乱,野兽跑跑停停,我一箭射中一头大野猪。
几千年后,我们能读懂在石鼓上古人的诗文,这源于汉字的生命力,延续了几千年。我们每天都使用文字,不会觉得有多伟大,汉字作为一种根文字,已经深入了我们的基因。
图片
仪徵阮氏重抚天一阁北宋石鼓文本
而在靖康之变时,金兵攻入汴梁,掳走了徽、钦二帝,押解到东北荒原囚禁。而10面石鼓,则因鼓身被填注的黄金,而被金兵视为珍宝,尾随着被掠的徽钦二帝北迁。
石鼓被运到燕京后,不甚了解中原文化的金人,剔去了石鼓上填注的黄金,便将它们丢弃荒野,这是汉文化的宋人,所难以理解的!
也是时候祭上这段话了,朝鲜国士大夫崔万理曾说,“自古九州之内,风土虽异,未有因方言而别为文字者。唯蒙古、西夏、女真、日本、西蕃之类,各有其字。是皆夷狄事耳。无足道者……历代中国皆以我国有箕子遗风,文物礼乐,比拟中华。今别作谚文,舍中国而自同于夷狄,是所谓弃苏合之香,而取螗螂之丸也;岂非文明之累哉?”
石鼓见证了中国历史的千年沧桑,也见证了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这样的国宝,是我们中国人千秋万世的的荣耀。
编辑:网络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