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看红楼 | 尤氏物语(一):自古谁能过情关

2017年12月20日
“远看红楼”是新开设的一个专栏,将会在每周三推送作者路远的系列文章。欢迎大家关注!
图片
作者
路远
圣女的身体里藏着荡妇,荡妇的身体里有个贞洁的圣女。
这句话如果单说表面,用在尤三姐身上也没有不可。但是贞洁这个词总有点封建糟粕的感觉。我还是喜欢用痴情这个美丽的词来形容尤三姐。懂红楼梦的人自然也知道尤三姐不是荡妇,曹雪芹对她的可敬可畏一点也不亚于大观园里的姐姐妹妹们。
图片
这样一个女子,生来命运就注定坎坷。那个年代,寡妇守节才会被人称颂,母亲却带着她和姐姐一路两嫁。两姐妹生得如花朵儿一般,母亲的颜值至少也得中上等。一个风韵犹存的母亲带着两个标志的小姑娘,其受过的流言蜚语和指指点点可想而知。
一个人的性格无论后天环境怎么改变,生来的底色总是不变的。尤二姐再怎么温顺,却总也有种风流的味道,这种风流大抵是与生俱来,随了母亲的。说来凑巧,她的婚姻经历也跟母亲极其相似。尤三姐应是随了父亲的,她的性格本就带着果敢凌厉,后天的生长环境让这个女子的头脑更加清晰。偏是生长于贫寒之家,不然又一探春!
大概是从小跟着母亲吃过的苦,见过的男人太多。她眼睛毒辣,看人透彻。单是评价宝玉那几句话就让人敬佩。要知道,整本书里能懂得宝玉的人寥寥无几啊。她更能看得懂那些男人花言巧语背后的刻薄寡恩,看得懂他们绫罗绸缎里的油腻猥琐,看得懂豪门背后的尔虞我诈,看得懂那不是她们姐妹能生存下去的地方。人越是缺少什么越向往什么,这个世界给她的温暖太少,她要自己寻找火苗。她不想像母亲那样半生都在男人怀里流浪,也不甘心像姐姐一样做个偷来的敲不得的锣儿,有一日便享受一日的温存。所以这样一个冰雪聪明的,那么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子心里所中意之人也必然不是一般人。
五年里想必三姐无数次回想过第一次见到柳湘莲的时候。那是个很热闹的日子,他从戏台子后缓缓地走出来,走进她的生命里,走进她的心里。重重的衣饰压不住郎如青松;厚厚的脂粉盖不住剑眉星目。一眼之间万年,那一瞬间,整个世间都安静下来。他们彼此不说话也很好,就这样静静地待在一起。以后不管人生与命运如何变幻莫测,最初的温柔总是你。
都只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是美人又何尝过得了英雄关?不要说尤三姐,连我这个现代的书外人都被他浑身散发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了,翻遍全书,能够值得三姐这种绝色女子奋不顾身勇敢爱的只有他了。若我是尤三姐,我也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他,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怕劳什子等待!
图片
其实两个人从相遇起,这一生怎么样早已是注定了的。缘分没有办法人为,即使人为又何尝不是一种命运呢。《泰坦尼克号》里伟大的爱情从那张赌赢了的船票开始,杰克和露丝的命运之轮就已启动。他遇到她,爱上她,那片大西洋就成了他命里再也跨不过去的劫数。
尤三姐也不会想到,她一路走来,人间的风霜刀剑,世俗的冷嘲热讽都没有打败她。她可以嫖了男人,骂的酣畅淋漓,甚至把他们的牛黄狗宝掏出来。可是面对柳湘莲时,她的一腔孤勇都被击溃,他不用花费丁点儿力气就打败了她。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永远没有办法去赢你。
她到底还是输在了一个情字上。可是她心甘情愿。
鸳鸯剑悬挂在床边。她日日擦拭,想着他娶她回家的场景,盼着他早日归来。鸳鸯剑,一雄一雌,这是他的剑,是他的贴身之物,是他给她的定亲物。现在剑是她的了,因为她是属于他的……鸳鸯剑自然得鸳鸯握。他会握着这支剑从此以后跟她做一对儿郎才女貌,神仙都羡慕的眷侣。他会握着这支剑护她一生周全,保她一世安稳,从此不会再有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她想起她说过的若有了姓柳的来,便嫁他。吃斋念佛,只服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自己修行去了。但是多好啊,他来了,不但来了,还把他的心也带来了。
可是她忘了鸳鸯剑终归是一把锋利的剑。
所有的美好都没有如期而至,连着那五年的日夜暗恋也成了一个冰冷的笑话。他一直在听别人说话,听贾琏说,听宝玉说,却唯独没有听过她的。他一直不知道这世上有个好女子曾经说过可以为了他穷尽自己的一生去等待。他更不知道一个女人爱一个人的心是何等坚定。他聪明了一世,却因为一时的疑心倒在了情关口上。
鸳鸯剑斩断鸳鸯。破碎的桃花红了满地,那么鲜艳,那么刺眼,染疼了他的心。他终于明白了。可是都晚了。鸳鸯剑没了雌锋怎么叫鸳鸯剑?留着雄锋有什么用?留着这三千烦恼丝又有什么用?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图片
茫茫尘世里,指点迷津的瘸腿道人再次出现。考证派有人说柳湘莲后来还俗娶了薛宝琴,因为薛宝琴写过“不在梅边在柳边”。可是我宁愿相信柳湘莲跟了跛足道人去往他该去的地方。凡间的寺庙终归是凡人的。
还有人说尤三姐爱的不是柳湘莲而是她自己制造出的幻想。先不说这种说法对不对,我只是觉得也太刻薄了点。一个弱女子为了保护自己和母亲,姐姐,也为了守住自己心里最秘密的爱意,做出泼辣放荡的行为,最后却被爱人误会抛弃,自刎而死。到头来一腔热血在别人眼里却成了冷冰冰的幻想的牺牲品,不感觉有点残忍有点牵强吗?再说了,若真是一种幻想,尤三姐那么聪明的人会想不明白?她从来不是个自欺欺人的人。
尤三姐过不去情关,可是红楼梦里哪个能过得了?是高傲的林妹妹还是无情也动人的宝姐姐?抑或是身份低微的龄官、司棋?这滚滚红尘里哪个又能过得了?爱情面前无强者,无身份,它可以让一个平庸人的熠熠生辉,也可以让身份尊贵的人卑微到尘埃里。《海上牧云记》里的南枯皇后为求得皇上的一点点爱,可以在宫女太监面前数次对皇上失态落泪,甚至接近癫狂,独自面对皇上时更加失控,歇斯底里。别人眼里她是尊贵的皇后,一国之母,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只是个得不到爱的可怜虫罢了。
想吃和想爱是人最基本的需求。是啊,我们只是平凡的人,没有那么容易大彻大悟。我们活在尘世里,我们有七情六欲,我们饱尝爱的心酸与甜蜜,我们永远也越不过情关。因为爱一个人啊真的是很美好快乐的事。我爱你,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编辑:网络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