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与反转:日本人真的相信中医和中药吗?

2019年7月29日

日本中药店

作者兰台,系头条签约作者

最近知名自媒体大象公会一篇《日本是怎样废止中医》的文章在中文互联网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我这里先简单介绍一下大象公会的观点:

1、中药(汉方药)销售额只占日本只有全部药品销售额的2%,并不热销。

2、日本最大中药(汉方药)制药集团津村制药在日本只是小公司,千亿销售额大部分来自中国。

3、日本中医师也必须考取西医执照才能执业,日本没有专门的中医师执照考试,换言之,日本不承认中医师行医资格。

最后,大象公会的的结论是日本人实际上是不待见中医和中药的。

这下中医粉炸毛了。

因为支持中医的人总拿日本“汉方药”(中医中药)市场多么繁荣,日本人多么认可“汉方药”(中医中药)说事,言下之意是指责目前国内对中医和中药重视程度不够。

所以大象公会这篇文章指出日本“中药”市场并不大,才会惹得中医支持者如此愤怒。

中医师抓药

有一个比较活跃的中医药大学在读学生专门做了视频反驳大象公会,顺便说一句,这视频可以在B站搜到,关键词“中医、大象公会”。

这位中医药大学生的反驳主要有二点:

第一、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类似日本的中医药协会)在2011年走访了500名临床医生,有89%的受调查者表示自己在日常治疗中会用到中药(汉方药),而且患者满意度高。

第二、津村制药公司2017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大部分利润来自于日本,目前我国并没有批准津村制药任何一款“中药”(汉方药)在国内上市。

因此,这位中医药大学学生得出结论:大象公会造谣!

一时之间,互联网上支持中医和反对中医的人又开始第N次“中医”大战。

那么,大象公会和中医药大学学生,究竟谁在说谎呢?

就让我用历史研究的方法来帮大家考证一番:

首先,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的调查报告确实证实了2011年,有89%的受访临床医生表示自己会在日常治疗中用到中药(汉方药),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中药在日本并没有大象公会说的那么不堪。

中医药大学生的质疑

但是,注意哦,但是很重要。

大象公会所说中药只占日本药品销售总额的2%这个观点是对的,那位中医药大学生估计查阅资料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反驳。

为什么我说大象公会所说是对的?

因为2011年日本医药零售业销售总额为5兆8000亿日元(4600亿人民币),而2015年(平成二十五年)根据日本媒体统计,日本全年中药(汉方药)销售总额为1670亿日元,其中津村制药又占了日本中药(汉方药)市场90%,也就是1500亿日元。(日本医药零售业销售总额来源:期刊《中国药店》2012年6期“日本药店业增长放缓”)

日本媒体报道

很明显,如果按照日本医药零售业销售总额和日本中药(汉方药)销售总额简单计算的话就可以发现,日本中药根本没有占到日本药品市场2%的份额。

明白这一点,我们再回过头看《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调查,这项调查显示有89%的受访临床医生表示自己会在日常治疗中用到中药(汉方药)可能就是一个客气的说法,即使真是用到了,那么从金额本身看,89%临床医生所使用的汉方药也是微乎其微的。

调查结果和事实不符合,这种情况在历史研究中也经常遇到。

这里我可以举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三国时期的例子,比如我们要考察三国时期,尤其是诸葛亮当政时期蜀汉社会整体情况。

唐国强扮演诸葛亮

那么首先我们就会看历史上对诸葛亮治蜀的总体评价:

《三国志裴松之注诸葛亮传》是这么记载的——

“亮之治蜀,田畴辟,仓廪实,器械利,蓄积饶,朝会不华,路无醉人。”

晋初袁准评价诸葛亮:“行法严而国人悦服,用民尽其力而下不怨。及其兵出入如宾,行不寇,刍荛者不猎,如在国中。”

陈寿在《三国志》里夸奖诸葛亮“至今梁、益之民,咨述亮者,言犹在耳,虽甘棠之咏召公,郑人之歌子产,无以远譬也。孟轲有云:‘以逸道使民,虽劳不怨;以生道杀人,虽死不忿。’信矣!。”

如果只看这些记载,那么我们会得出诸葛亮治理蜀汉时期,蜀汉社会大家都很开心的结论。

然而,我们再看另一些记载,就能发现问题了:

“建兴五年,丞相亮北住汉中,广汉、绵竹山贼张慕等钞盗军资,劫掠吏民,嶷以都尉将兵讨之。”——《三国志蜀书张嶷传》

“丞相诸葛亮连年出军,调发诸郡,多不相救,乂募取兵五千人诣亮,慰喻检制,无逃窜者。”——《吕乂传》

“南方远夷之地,平常无所供为,犹数反叛,自丞相亮南征,兵势逼之,穷乃幸从。是后供出官赋,取以给兵,以为愁怨,此患国之人也。”——《三国志卷四三谯周传》

水浒传里梁山好汉就是盗贼团

第一条记载是说,当诸葛亮率领大军前往汉中准备北伐时,蜀汉统治核心区域,距离成都只有三十公里的广汉就出现大股盗贼,这些盗贼团猖獗到可以“劫掠吏民”的地步,蜀汉甚至要派出高级军官带兵征讨。

第二条记载是说吕乂能做到征服五千士兵没有一个人逃亡,这受到了诸葛亮的嘉奖,换言之,蜀汉其他地区经常性出现士兵逃亡现象。

第三条就在是说为什么蜀汉边远地区老是叛变呢?是因为诸葛亮要求这些地区出人出钱出粮北伐,所以经常反叛。

那么我们结合这三条记载就能很清晰看到,诸葛亮治理蜀汉期间,蜀汉社会并不是“虽劳不怨”,相反,蜀汉士兵经常逃亡,边境地区金经常叛乱,诸葛亮才离开成都,成都周边立刻大批的盗贼。

所以以历史研究的方法看,尽管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调查表示“中药”很受欢迎,但从实际销售情况看,中药在日本确实并没有那么受欢迎。

这里还可以用日本西药厂商销售额做一个对比,日本大冢制药厂年销售额高达1兆4000亿日元,而与此同时,日本全国中药销售额也只有1670亿日元。

当然,有人会说日本人口少,所以日本中药销售少不奇怪。

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2015年日本医疗总支出是4500亿美元,而中国则是6100亿美元;中日两国医疗总支出其实差距并不大。

另外,还有一个数据是云南白药集团,它销售总额差不多130亿人民币,约等于2053亿日元,超过了日本2015年全年中药销售额。

也就是说国内中医中药支持者抱怨国内不重视中药其实是不存在的,所谓日本重视中药也是不存在的。

至于大象公会文章其他论点,那位中医药大学学生并没有给予答复,这里我可以简单说几句:

第一,日本所有中医师要执业,必须考取西医行医资格证。

第二,日本东京医科齿科大学(东京唯一国立医科专门学校)、东京大学医学部、京都大学医学部都没有在医学部开设“中医课程”(汉方课程)。

第三、日本中药实际是“废医验药”的产物,日本中药(汉方药)上都会按照现代医学要求标准说明。

日本汉方药是“废医验药”的产物

综合而论,日本中药已经是国内中医支持者最反对的“废医验药”的产物,而且日本没有专门的“汉方医执业执照”这种东西,想要行医,必须要考统一的行医资格证,最后,日本中药从销售额看,在日本确实属于非常非常边缘的药品,从这个角度说,日本人确实不怎么认可中医和中药。

 

编辑:网络编辑